美国大学体育重“sport”轻“PE”

无论是学生几万人的州立大学,或者是仅有几千人的精英私立学院,每个学校都有大片大片的运动场,高大上的体育馆,设施完备的健身房、游泳馆;一年到头赛事不断的NCAA联赛;球迷戴着印有学校LOGO的帽子,身上穿着印有学校LOGO的T恤衫、带帽衫,忠实地追随着每一场必比赛;学校有重大比赛时校长亲临现场观看,为队员助威,获奖后为运动员颁奖;校队出征地区或国家联赛时,学校专门组织送行活动,为队员加油打气……除此之外,大学的官网上也有内容丰富的体育相关信息,各个球队比赛的即时新闻,球队的历史记录,赛季比赛日程,每日战报,招生信息等等,不一而足。“无体育,不大学”——这就是美国高校!

说到美国体育,不得不提到NCAA,NCAA(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全国大学体育协会,它是由美国千百所大学院校所参与结盟的一个协会。其主要活动是每年举办的各种体育项目联赛,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上半年的篮球联赛和下半年的橄榄球联赛。

在NCAA里面,一千多所美国和加拿大的四年制大学分成三个等级,数十个联盟,进行橄榄球、篮球、棒球、冰球等球类联赛以及田径,体操,摔跤等其他项目比赛。NCAA的赛事是美国大学生学习之余最重要的盛会之一。

和NCAA密切相联系的,就是每一所大学都有的Athletic Department(体育部)。在美国大学的主页上,通常能看到和Academics并列的Athletics,里面就是美国高校体育的主要执行机构——体育部,但此体育部和国内高校的体育部有很大区别,美国高校的体育部其实应该翻译为竞技体育部,因为它主要负责高校体育训练和竞赛,而中国高校的体育部(PE Department)的首要任务是完成公共体育课教学和学生体质测试,其他任务还包括组织高水平运动训练和比赛、组织群体活动、开展体育科学研究等。

美国的大学体育部包括行政管理、人力资源、信息与传媒、营销与门票、场地与设施等部门,在一些Division I的学校里,体育部是一个类似职业体育协会或职业俱乐部的的庞大机构。体育部主管(Athletic Director)是学校最重要的岗位之一,受聘此岗位的人是监督和指导体育项目的行政人员,他们负责预算、营销和运动队的调度,常常扮演着体育经理人的角色,并在诸如教练工资、团队旅行、设备采购和设施维护等项目上负责分配开支。在大学一级,聘请教练是体育主管的一项重要职责。这一责任经常受到公众的监督。体育主管与教练协调有关比赛和实践的安排,决定如何分配场地或决定健身房使用时间等。他们还要与协会和联盟合作,讨论比赛日程安排问题,和联盟官员讨论诸如季后赛的比赛等。

除上述职责之外,大学体育部主管还有一项重要职责是确保学校运动项目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和道德标准,负责确保本校的体育项目符合NCAA协会规定。如果发现任何与教练或运动员有关的问题,必须向州或协会官员报告,有时他们也可能要领导调查或指派调查人员审查违反规则的事件。

我来到春田学院后,经常在学校主页上看到不同项目的比赛,的确,学校一年四季都上演着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校际竞赛。除了这些精英体育,美国高校体育课是怎样上的呢?其实,春田学院时没有体育必修课的,只有让学生选修的skill class,这学期我选了两门,羽毛球和网球。每一门课上半个学期,每周上三次,每次50分钟,但只有0.5学分,其他的理论课同样学时却可以计算3学分,体育课似乎有点被“歧视”。那么其他高校是怎样的呢?

印第安纳大学的体育课和春田学院类似,一个学期被划分成2次,一次8周。这个公共选修课只有1个学分,选修的学生除了极少数非常热爱体育、希望能够提高技艺的之外,多数人都是因为面临要毕业,需要修满学分而特地增加了一门体育课。而体育课由健康、卫生、体育学院的助教来完成。他们往往都有丰富的健身经验,但是并不需要任何的资格上岗证。估计他们的教学和我在春田学院上的羽毛球差不多,用一个好听的名词说是“俱乐部式教学”,真实的情况是“放羊式教学”,老师不会打羽毛球,也不会教羽毛球,教错了发球,讲错了单双打的场地,期末考试出了5道只要懂点逻辑的人就能回答单项选择题。

2012年,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最近放弃了已经坚持了60年的游泳测试和三学分的体育教学要求时,校方表示,他们想让学生自己选择锻炼的方式。作为交换的一部分,该大学取消了涵盖从核心训练到瑜伽到尊巴的各种运动课程的费用。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此举受到了许多学生的欢迎。

根据俄勒冈州立大学在2012年的报告,美国虽然是世界上最早将体育课设置成必修课的国家,但是近年来高校纷纷将体育变成一门选修课。该校在美国354所高校调查显示,其中只有39%的高校将公共体育课设成必修课,这个数据在1920年高达97%,其中,公立学校设立体育课的比例最低。

如今,考虑到体育运动的健康和教育价值,除了大学竞技体育项目外,大部分大学还为学生参加俱乐部运动、校内活动和个人锻炼和娱乐创造丰富的机会。

虽然超过60%的大学不设体育必修课,但大部分学校会设置公共体育课开放给全体学生选修。只是这些选修课从老师到学生都不重视,老师并不会认真传授技能,学生也不会为仅有0.5学分的课程付出多少努力。

在美国,大学体育教练是一个“金领”职业,受人尊敬,收入不低。一般学校球队都有教练组,一个总教练,下面有数个助理教练,都是自己的帮手,除此之外,学校还为球队提供专门的体能训练和运动伤病的预防和康复保障。如果教练在大学兼职做教师,他们往往喜欢人们称呼自己“coach”而不是“professor”。

美国大学教练的水准是职业级的,许多教练甚至达到了执教NBA队伍的能力。杜克大学的教练“老K”沙舍夫斯基曾带领美国队参加北京奥运会,斯坦福大学女篮主教练TARA VANDERVEER也曾1995-96年作为女篮国家队主教练员,拉里·布朗也曾在NCAA执教过。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美国派出的550多名参赛运动员中,在读大学生的比例高达74%,分属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的运动员多达417名。校队组合成了国家队,也间接证明美国高校教练水平之高。

由于教练水平直接决定了学校运动队的竞技水平,对于优秀的教练员,美国高校狠下血本。高校里运动队教练的薪酬远远高于大学教授。比如,哈佛大学历史上首位带薪的橄榄球教练比当时哈佛工资最高的教授还多30%。

主流院校三大项目的教练年薪都过百万。阿肯色大学美式足球、男篮和棒球主帅的年薪分别是320万、220万和100万,如果带队取得一定的名次仍然会有格外不菲的奖金。NCAA的男篮教练赚的薪金也丝毫不比NBA教练差,特别是一些名校、名帅,比如路易斯维尔大学的皮蒂诺教练的年薪就轻松过500万美元,肯塔基大学主帅约翰·卡利帕里的年薪加奖金每赛季也超过500万美元,比起NBA一些球队主帅仅200-300万美元的年薪,真是富裕许多,而NBA名帅里弗斯在凯尔特人队时的年薪也不过只有700万美元。据统计美国各大州收入最高的“政府公务员”竟然绝大多数是该州州立大学的体育教练。

2014年,美国共有40个州收入最高的公职人员是大学橄榄球教练。当阿拉巴马大学主教练尼克·萨邦拿着一年700多万美元的工资时,另外的530万美元就成为了该队助教们的“补偿”。同样,拿着一年430万美元工资的路易斯安那大学主教练莱斯·迈尔斯,为他的9位助教赢得了530万美元的“补偿”。年薪150万美元的助教斯玛特、卡梅隆和查韦斯,甚至要比NFL洛杉矶道奇队的经理挣得还多10万美元。

当然,薪水随成绩而升降,压力和责任成正比,学校主教练的合同每年一签,每个人都会尽力做好教练工作,带领运动队或者最好的成绩,以得到更好的回报。主教练的责任重大,付出的努力也是巨大的。他们在赛季开始前就四处看比赛,努力招到好队员;准备比赛前要跟队员逐个谈心,做好队伍的文化建设;赛季开始时制订训练计划,认真训练、比赛前开准备会、观看对手录像;比赛后开总结会,观看自己的比赛录像……运动队的等级不同,项目不同,但教练的投入和忙碌是相同的。

美国大学竞赛是一个超级“名利场”,球队在赛场上的胜利意味着学校更高的声望,更多的校友捐助和社会资源,以及更好的生源。大学校队不仅被所在学校追捧,在所在城市、州以及已经毕业的校友当中,都有诸多球迷。举办比赛的时候,一些大学城万人空巷,全部去观看。

利益驱动下,“体育特长生”是美国顶尖大学最重要和最偏爱的招生群体之一。某校学科老师曾抱怨学校过于强调体育,但当该校篮球队夺冠之后,学校报名人数节节高升,看到这一结果,老教授都不说话了。

美国学生中有很多铁杆球迷,有一些学生高中毕业,居然冲着某个大学球队去选择学校。大学球队赢了,学生录取上升,校友也慷慨解囊赞助。也正因这个原因,很多大学都将运动队作为最重要的项目来运营。球队教练工资超过大学校长数倍甚至数十倍都屡见不鲜。

美国大学体育一直是美国体育产业中的主要支柱,在盈利方面,他们仅次于北美美式足球联赛和美职棒,位列第三。

美国高校每年为体育活动投入的人力物力相当惊人,美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公布的2015年大学年度财报中显示,50家高校因体育赛事收入达到3.04亿美元,包含门票收入、电视台和网站转播费、赞助商、广告费。

来自NCAA各联盟的资金支持也是体育部资金来源的重要组成部门。各联盟每年将赛事转播权打包出售,之后将这笔收益分给各高校。以SEC为例,2009年,他们与CBS签署了为期15年的8.25亿美金的赛事转播合同,与此同时也与ESPN签署了22.5亿美金为期15年的合同。每个学校能够每年从电视转播中获得1740万美金。

不少公立大学体育部会从该校或者当地政府得到一定的资金支持。以乔治亚理工大学为例,体育部在2011年从学校得到了167万美金支持。

会员和企业家赞助也是高校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2013年阿肯色大学体育部得到了1069万美元的资助,这要归功于位于该州的世界500强之首的沃尔玛的贡献。而学校也会利用自己的地理优势来拓展资源。耐克的总部正处于俄勒冈州,俄勒冈大学体育部总监穆勒恩斯透露,“我们与耐克的合作非常紧密,每年能得到超过200万美元的赞助,赞助的方式不仅仅是现金,还是他们提供一些球衣供我们销售。”

学校为运转体育赛事的支出同样不菲,超过收入达3.32亿美元,其中教练的百万年薪占大比重。

美国高校竞技体育之风盛行,学校投入大量资金建造体育场地设施,打造属于自己学校的体育强项,花重金聘请教练,设立全额奖学金录取体育生,参加全国联赛,为国家培养种子选手。

与我国高校相比较,美国高校好像很不重视体育课(P.E.)。实际上,美国高校不实施体育必修课的原因有一定的合理性。美国高校实施的非强制性体育教育是为了给学生更多自由的选择,与此同时,绝大部分大学生拥有丰富的运动经历,已经足以保持Physical active的生活方式。

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国也流传着要去取消高校体育必修课的说法。但与美国高校相比,学生的体育意识不同、运动经历不同、运动技能水平不同、身体素质不同。学校的体育投入不同,体育设施不同,学生体育社团投入不同。可以预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高校取消体育必修课无理由、无条件、无可能。

没有体育必修课的美国高校,其实并非不重视学生体育。一方面,美国高校通过对竞技体育的重视,宣扬竞技体育精神,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学生对体育运动的兴趣,另一方面,虽然学校不会强制性要求学生锻炼,但同样积极鼓励,支持学生体育社团和校内竞赛活动,并为学生自我锻炼提供良好的体育设施。

希望大学生们都能认识到,无论sport还是PE,对我们都很重要。体育锻炼不仅是增进健康的必要举措,也是促进学业精进的辅助手段,更是迈向精英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