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冲刺IPO背后:华裔创始人袁征曾九次签证申请去美国

个人养老投资新时代,40家养老目标基金PK,你会选择哪一家?【寻2019基金业引领者】

视频会议软件开发商Zoom日前向美国SEC提交了IPO招股书,将在纳斯达克交易,代码为ZM,融资目标为最多1亿美元。

Zoom竞争对手包括思科Webex、微软Skype、谷歌和LogMeIn,并指出亚马逊和Facebook“在过去和未来都可能在视频通信工具方面展开投资”。

让人意外的是,Zoom的创始人兼CEO是一位华裔,名叫袁征(Eric Yuan),拥有Zoom多达22%的股份,是公司最大股东。

据袁征透露:他出生在山东泰安,小时候一大爱好就是看书买书,96年的时候就想在网上卖书,应该是第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中国人。

但在当时,国内金钱流通都是通过邮局电汇,袁征找不到从客户那收钱的便捷方法,所以就想去美国看看他们怎么做互联网。

终于在第九次签证申请通过之后,1997年8月袁征到了美国,刚开始在WebEx工作。初到美国,语言障碍导致袁征只能在公司写代码直到2002年。

从工程师到副总裁,袁征在WebEx工作了14年。2007年,思科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WebEx。

随后,袁征升职为思科工程副总裁。思科旗下的网络会议供应商WebEx从最初的10名工程师发展到800多名,并将0收入增长提高到8亿多美元。

对多数硅谷华人工程师来说,走到这样的位置已是“人生巅峰”。但袁征并不满足于此,2011年决定创业,40多名工程师跟随他离职创办 Zoom。

理论上讲花了十几年时间和心血做WebEx,客户应该比较开心,但实际上在2011年,每次去拜访客户,都发现没有一名客户是开心的。

当我们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意识到,当初开发业务的时候我们只关注自己想做的,并没有切实去了解客户的想法。

当我们了解了客户的想法,新的问题就出现了,而新的问题需要用新的方案去解决。

“一个月后,zoom成立了。随着硅谷的朋友、李嘉诚、红杉资本等资本的进入,zoom也慢慢发展壮大起来。”

据说,Zoom的雏形,还与袁征上世纪80年代的经历有关。那时还在读大学的他,因苦于与女友漫长的“异地恋”而萌生开发远程视频软件的想法。

Zoom成立之初,网络会议软件市场竞争激烈,前有 WebEx 等巨头开山,后有几乎同时期出现的苹果 Facetime 和谷歌Hangout。

即便如此,Zoom 仍然成为“黑马”脱颖而出。 而与最近递交招股书的Pinterest、Lyft,及准备上市的Uber不同,Zoom目前已实现盈利。

在美国那样一个地方,华人能做到思科工程副总裁已经非常不容易,而能做成一家上市企业,更是不易,袁征绝对是华人中少数中的少数。

袁征说,中国文化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先讲,先藏着掖着,要做出来之后再讲。本质上其实就是怕失败,怕显得不稳重。

有些人尤其是中国的员工,他们异常勤奋,周末加班加点把一个项目做好了,拿着Demo去找主管,但大部分主管都会非常不开心,把他痛批一顿。

因为他们做项目之前没有提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自己忙目的去做,很有可能公司别的团队也正在做这个项目,这样一来就浪费了公司的资源。因此做任何事情之前保持公司内部的透明性。

“在我们公司,每两个星期,所有的员工都可以匿名问任何问题,不管问题有多么尖锐,我们从来都不会改,一定会保证每件事都是透明的(工资除外,工资是隐私问题)。”

袁征指出,这些问题和答案对所有人都是公开的,每个问题和答案都会被记录下来。这些问题都是由其本人或者部门领导一起来回答。不同的人对同一个问题有不同的意见也可以互相修改补充。

这项制度刚开始实行的时候,受到了很多高管的抵制,问题太尖锐会导致面子上下不来。但是我们依旧在推行这个制度,因为一旦考虑到公司的利益问题,就不会有太多的这种顾虑。”

袁征说,如果有人因为这个离开,那只能说明他没有把公司的利益放到第一位,他也不是公司长期的合作伙伴。

很多公司的现象是:部门之间有问题,彼此有误会,都只是憋着都不说出来。这样其实对公司非常不好,Zoom就鼓励员工保持透明沟通,发现有任何问题都一定要说出来,因为出发点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

“我公司里除了一些融资相关的会议,其他任何会议都会让全体员工知晓,保证内部信息畅通。每次会议都要求做好文字记录给所有人看。因为公司逐渐变大,目前执行的不是很好,我还在想办法。”

袁征说,自己不支持公司开会太多,开会应越少越好,越短越好。Zoom原则有两个:一是两个人可以沟通的事情决不开会,此外,每个人开会之前都要互相问问我为什么要开这个会。

袁征认为,Zoom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他的销售力。我们总在考虑如何让客户开心,每天想的是提升自己产品性能、给客户创造更多方便,关心客户的需求。

“我们所有的销售人员除了发展新客户,一定要花时间去跟老客户打交道,询问客户使用体验并提供帮助,得到反馈并保持友好的关系。”